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都市职场 > 赘夫的逆袭周睿(周睿纪清芸)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赘夫的逆袭周睿(周睿纪清芸)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
赘夫的逆袭周睿(周睿纪清芸)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
赘夫的逆袭周睿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?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,将人设铺设很到位,讲述了主角周睿纪清芸的经历,段落欣赏:夜晚的街头渐渐冷清,寒风吹来,让她忍不住发抖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赘夫的逆袭周睿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?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,将人设铺设很到位,讲述了主角周睿纪清芸的经历,段落欣赏:夜晚的街头渐渐冷清,寒风吹来,让她忍不住发抖。

小说介绍

从小寄人篱下,长大后做了几年的上门女婿,周??梢运凳潜蝗顺胺淼牡湫痛?。岳父岳母看不起他,妻子对他失去了期盼的耐性,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每个月八百块的破书店。这一切,直到某天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丧失了某段记忆,然后获得一本可以心想事成的古书开始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!

赘夫的逆袭周睿免费阅读

宋凤学看的愣了下,然后怀疑的说:“怎么可能是周睿呢,他又没学过医。再说了,身上有几个针眼也不代表就是针灸啊。”
反正无论如何,宋凤学都不会相信周睿有这个能力救自己女儿。要说是哪个路过的医生帮了忙,那还有点可能。
纪清芸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,实际上,连她自己也很怀疑这一点。只不过脑海里那模糊的印象,让她从直觉上相信这是真的。
在书店周围找了一圈,纪清芸也没发现周睿的踪迹。
夜晚的街头渐渐冷清,寒风吹来,让她忍不住发抖。
“小芸,要不然你还是先去医院检查下,好让我和你爸放心好吗?你看你这冷的。”宋凤学心疼的从车里拿了外套给她披上。
“我现在觉得身体很好,必须尽快找到周睿,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!”纪清芸焦急的说,每每想到在地上发现的大量血迹,她就怀疑,周睿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?他快要死了?
想想以周睿的性格,如果真得了什么重病,恐怕也不会轻易跟谁说。
越这样想,纪清芸就越急,立刻拉着宋凤学上车,四处寻找。
但这样漫无目的的找,哪里能找到人呢?
宋凤学并没有太当回事,毕竟周睿抱着纪清芸跑开的时候看起来状态非常好,怎么可能会突然有生命危险嘛。她宁愿先让女儿去医院做检查,确定一下现在的情况。
可纪清芸却固执的要先找到周睿,开着车子,她在青州四处穿梭。
每一个周??赡茉诘牡胤?,包括现在的家,还有周睿以前的房子,她都找了个遍,结果仍然一无所获。
“说不定这小子知道犯了错,跑去哪个酒店开房间了吧。”宋凤学哼了声,然后又对纪清芸叹息道:“你呀,就是太喜欢同情别人,所以才受了这份罪。也怪我,当初要不是听了你爸的胡言乱语,也不至于让你白白耽误……”
“妈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!”纪清芸气恼的说:“你不觉得,先找到周睿比较重要吗?”
“我觉得你最重要!周睿能有什么重要的,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我就看着很不顺眼。畏畏缩缩的,一点也不像个男子汉。”宋凤学撇嘴说。
纪清芸听的一怔,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!
对!周睿有可能去那!
她二话不说,立刻掉头转向,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。
此时青州的某处游乐场,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逐渐走来。他好似喝醉了一样,可等近了再看,便会吓人一跳。
七窍都在流血,大半个身子被染红,那副模样,说他下一秒就会断气都有人信。
这家游乐场已经近乎废弃,很少有人会来。
跌跌撞撞来到门口,周睿实在撑不住,噗通一声跪坐在栏杆前。
身体极度的虚弱感,让他只能靠在栏杆上,冰寒刺骨的冷意,让他忍不住颤抖。
空寂的夜晚,只有风声陪伴,周睿的脑袋靠在栏杆上,侧头望着游乐场里面。只是他的视野已经很模糊,若非强行撑着,早就昏过去了。
游乐场里没有灯光,但他却仿佛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,在家长的带领下,在一个卖棉花糖的小摊前会面。
那是他第一次见纪清芸,虽然懵懂,却仍然感觉像见到了一位小仙女。
从那时候起,他的眼睛就离不开纪清芸了。
只要看着她,就能感到深深的满足。
和纪清芸去民政局盖章的那天,是他有生以来,最幸福的时候。他经?;嵬低蛋呀峄檎漳贸隼?,轻轻抚摸着两人的合照,自己一个人在那看着傻乐半天。
有时候,得不得到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和梦想是那么的接近。
可是现在……
想想纪清芸那愤怒而失望的样子,周睿露出苦涩的笑容,可能她真的已经很讨厌自己了吧。
意识的逐渐丧失,让周??蓟秀逼鹄?。
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,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,似要飞起来。
这是要死了吗?还是,已经死了?
这时候,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喊:“周睿!”
分不清自己是睁开眼了,还是没睁开眼,却还是看到,纪清芸焦急的朝着这边跑。
下了车的纪清芸,一眼就看到靠躺在栏杆旁的那个身影。
等跑近一些,看清周睿的情况时,别说纪清芸,连宋凤学都吓了一跳。
周睿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,浑身都是血,脸色发白,嘴唇发青,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。
这家伙怎么搞成这个样?
纪清芸更是吓的慌了神,连忙跑到他身边蹲下来,喊:“周睿,你怎么样了?周睿,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
周睿自然是能听到的,只是没那么清楚。唯一清晰的,就是纪清芸的脸。
还是那么美,可是太假了。
她怎么会对自己有这样的关心表情呢?不应该是十足的厌恶和失望吗?
所以,自己这是在临死前产生的幻觉吗?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,临死前看到了香喷喷的火鸡,看到了慈爱的奶奶。
“清芸……”周睿模糊的喊着。
“我在呢!你怎么样了?我马上送你去医院!”纪清芸慌慌张张的就要把周睿扶起来。
但下一秒,她却感觉到了脸上的冰冷。周睿的手指,冷的像一块寒冰,缓缓抚上她的脸,像在触碰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样。哪怕他已经无力做出什么表情,可纪清芸依然感受到了指尖存在的珍惜。
“我其实不想让你这么失望的……”周睿的声音传入耳中,让纪清芸微微一怔。
“可是,无论我多么努力,都发现好难追上你……”
“和你的差距越来越大,他们都说,我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。”
“也许我真的是一只癞蛤蟆,但是,我爱你,真的爱你。从第一次在这个游乐场见到你,就没有办法忘记。你的脸,你的声音,你的呼吸……”
愣愣的看着满脸血污的周睿,纪清芸有点呆滞的样子。突如其来的告白,让她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感受。
看着周睿在近乎“弥留之际”时,仍然没有忘记这些,纪清芸突然捂住嘴巴,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。
一根手指,轻轻抚过她的脸颊,抹去了那泪水,周睿的声音模糊的响起:“对不起,又让你哭了……我想让你骄傲的,可惜,好像太晚了……”
他的声音越来越弱,已经到了必须全神贯注才能听清的地步。
周睿的头微微移动了下,好像是要朝游乐场里面看。声音低如蚊蚋:“如果还有下辈子,我不想再遇见你……因为那样的话,你就不用哭了??墒?,我真的很爱你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”
手指无力的垂落下去,周睿的声音嘎然而止。
纪清芸瞬间大哭出声,她猛地抱住周睿,撕心裂肺的喊着:“我不要你说对不起!我要你跟我说话!周睿,周睿!”
也许曾经她痛恨周睿的无能,也许对他的没出息感到厌烦,直到现在,纪清芸才忽然明白过来,其实周睿一直在努力。
只不过,周围人给他的压力,掩盖了一切,甚至让他失去了继续前进的信心。
不是他不想上进,而是没有人愿意给他这个机会。
他对自己的爱,如此的刻骨铭心,沉重到像山峰一样。
一切的压力,周睿都默默的承受着,却从没有反抗过。
那不是懦弱,而是因为,他的爱太浓,浓到可以为了她付出一切。
包括尊严,甚至于生命!
就连宋凤学,此刻也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她确实很不喜欢这个女婿,觉得是家庭的累赘。但周睿“临死前”的这段表白,让她动容。
哪怕周睿再没出息,可他对纪清芸的爱,却是货真价实的。
擦了下眼角,宋凤学蹲下来探了一下周睿的经脉,然后惊喜的道:“他还活着!快,先送医院!”
纪清芸这才反应过来,连眼泪都来不及擦,和宋凤学一起把周??钙鹄赐底幽潜吲?。
一边开车,她一边从后视镜看着后座上躺着的周睿,时不时喊着:“周睿!你不能死!要说对不起,你醒过来亲口对我说!你要是死了,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!”
周睿毫无所觉,他已经彻底昏迷过去,哪里还能听得见声音。
到了医院门口,早已经得到通知的医生护士立刻用担架把周睿抬了***。
纪泽明看的愣了神,不禁惊骇的问:“他这是怎么了?怎么流那么多血?”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纪清芸扑入他怀里痛哭出声:“爸,我不想让周睿死,我好害怕!”
从上高中开始,纪清芸就表现的很独立,很坚强。***社会后,更是有了女强人的风范。
纪泽明已经记不清多少年没见过女儿如此柔弱的样子,他叹息一声,拍拍女儿的后背,安慰道:“放心吧,他吉人自有天相,没那么容易死的,我们要相信医生的专业能力。”

赘夫的逆袭周睿全文阅读

纪泽明又看向宋凤学,问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在饭店的时候,明明是女儿突然昏迷,周?;畋穆姨?。怎么现在反过来了?
宋凤学也说不清楚,她心里的疑惑,不比纪泽明少多少。
“爸,是周睿救了我。”纪清芸哭着说。
纪泽明愣了下,周睿?
和宋凤学一样,纪泽明的第一个念头,也是怎么可能呢?就周睿那点本事,谁还能不知道!
纪清芸不知该如何解释,她甚至有一种直觉,周睿变成这样,和救她有密切的联系!
只是在周睿醒来前,谁也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。
医院急诊室里,周睿已经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抢救。
很凑巧的是,负责这次抢救的急诊科医生,正是上次被周睿震惊过的那几位。
看清要被抢救的病人是周睿时,赵医生等人都大吃一惊。
这不是周先生吗?怎么会搞成这样?
无需多说,他们立刻进行最高规格的抢救,所有能用不能用的全部准备齐全。
虽然上次的抢救在章鸿鸣的特别交代中,只局限于他们几人知晓,并没有外传。但是,赵医生他们却很清楚,周睿的医术,绝对称得上神医二字!
如果这样的人愿意加入青州人民医院,他们甘愿为其打下手!
如此人才,若是让他在这里出了事,赵医生等人怕是一辈子都睡不安稳。
然而经过一系列检查后,赵医生等人很是疑惑。
周睿的情况看似可怕,可是除了失血量过多外,其它数据都非常正常。这让几人无法理解,既然所有检查都是正常的,怎么会流这么多血?
仔细检查半天,别说可能造成出血的内部损伤或者外伤了,连根头发丝都没掉过,实在健康的不行。
等输完血之后,周睿已经迷迷糊糊醒过来,还没出手术室就睁开眼睛了。
“咦,周先生醒了!”一个医生惊喜的喊道。
周睿转头看去,见到了几个还算熟悉的面孔。打量四周,周睿疑惑的问:“我这是在哪?医院?”
“是的!”赵医生疑惑又高兴的说:“周先生,您这是怎么了?突然大量失血,我们也找不到病因,您自己知道什么原因吗?”
周睿愣了下,大量失血?
他立刻回想起救纪清芸的事情,想来,应该是折寿二十载的反应吧?
不过这个原因可不能跟别人说,周睿想了下,然后说:“可能是因为最近吃的太补了吧。”
赵医生等人脸色古怪,失血到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浸透,吃什么才能补成这样?千年人参王吗?
从手术台上下来,赵医生等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情况,生怕出什么意外。周睿自己则活动了下胳膊腿,感觉还挺不错的。
这让他不由长出一口气,先前真以为自己要死了,现在总算能放下心来。
“周先生,您确定自己已经没事了吗?”赵医生试探着问。
周睿点点头,冲他们露出一个笑容:“你看我这样像有事的吗?放心吧,我也懂医术,知道身体什么情况。”
虽然他自认笑的很和善,却忘记现在满脸血污,笑起来一口大牙都带着丝丝血迹,十分的狰狞。
赵医生等人勉强回应他一个笑容,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先给周先生找块镜子让他照照。
既然确定没事,周睿便在手术室里洗了把脸,然后打开门出去。
看到他自己走出来的时候,纪家三口都吓的直往后退。
周睿被推***的时候满身血污,看着一副随时嗝屁的样子。现在却脸蛋白净,精神抖擞。
所以……这是诈尸了吗?
纪清芸当即就哭了出来,***挣脱纪泽明的拉扯,跑到周睿面前一把抱住他:“就算你是鬼我也不怕,周睿,你不要走,我以后不会再埋怨你,你不要走!”
周睿被她这一出弄的发愣,闻着纪清芸头发上传来的清香,感受着她的体温和关心,先前折寿二十载的郁闷,瞬间一扫而空。
只要心爱的人还活着,付出二十年寿命又如何!
如果这里只有他们俩,周睿真想尝试着去抱一下纪清芸,他很早以前就想这样做,只是一直觉得自卑,鼓不起勇气。
现在,纪泽明和宋凤学都在,周睿更不好那样做,只能发出轻柔的声音,道:“我没说要走啊,你怎么了?”
纪泽明和宋凤学又惊骇又感动,现实版的人鬼情未了上演,两口子都不知道该冲过去把女儿拉回来,还是该让她了了这个心愿。
纪清芸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庞,看着周睿,仍然止不住落泪:“你不是要去投胎了?”
“投胎?”周睿这才明白她误会了什么,不由失笑,道:“我又没死,投什么胎?”
“你没死?”纪清芸愣愣的说:“可你刚才七窍流血……”
“你没看过大话西游吗?七窍流血是七窍流血,死是死,不要混为一谈。”周??嫘Φ溃?ldquo;如果你不信的话,可以问问赵医生他们。”
此刻,赵医生等人也从手术室里出来。几人心里还有点郁闷,本以为今天可以完成拯救神医的壮举,结果忙活半天就输个血而已,简直就是浪费表情。
纪清芸看向几人,问:“医生,他真的没死?”
“周先生的身体非常健康,完全不需要担心。”赵医生很是客气的回答说:“不过平时对饮食还是需要注意点的,这种补法,有点太过了。”
这种补法?
纪清芸愣愣的回头看向周睿,却发现对方一直在盯着。眼里浓浓的情意,如同天上的烈日一般灼热。
其实周??此难凵褚恢倍际钦庋?,只不过直到今天,纪清芸才真正耐下心来和他对视。
那炙热的眼神,让她心里升起了莫名的情愫。
与此同时,赵医生等人好奇的看着纪清芸,在心中感慨这女子的美貌时,忍不住问:“周先生,这位是您的?”
“我的妻子,纪清芸。”周?;卮鹚?。
“纪小姐的美真是让人惊为天人,和周先生真是郎才女貌,又如此的恩爱,令人羡慕。”赵医生立刻夸赞到。
纪清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周睿,顿时脸色羞红,连忙放开他。
赵医生的话,听的她心里一阵怪异,同样的句子,之前才听宏业集团首席大律师刘景辉说过。这么多年里,纪清芸还是头一回在一天内遇到两次有人说她和周睿是郎才女貌的。
纪泽明和宋凤学也明白过来,这不是诈尸,周睿真的还活着。
两人连忙走过来询问情况,得知周睿只是因为补的太多,所以才会流那么多血时,都愕然不已。
纪清芸看向周睿,疑惑的问:“你补过什么?”
以她对周睿的了解,一天三餐都很普通,最有营养的可能就是白米饭了。
周睿摸摸鼻子,说:“可能最近嗑的瓜子稍微多了点。”
赵医生等人脸色古怪,瓜子就是您说的大补之物?玩儿呢?
这话自然没几个人会信的,不过更没人相信周睿真吃了什么千年人参王之类的东西。既然几个医生都确定周睿没有任何问题,身体十分健康,纪家三口的心也就放下来了。
不喜欢周睿,不代表想让他死。
随后,宋凤学又让纪清芸也做了一番检查。结果自然什么问题也没找到,她的身体同样十分健康。
纪泽明和宋凤学两口子脑袋都糊涂了,闺女莫名其妙昏迷,女婿莫名其妙大量失血,结果都检查不出来问题,见了鬼了?
既然没有问题,几人只好回家。
到了家里,还不等别人说话,纪清芸就直接把周睿拽进了屋子里。
本来还想好好审问一番的宋凤学,顿时郁闷了,嘀咕道:“这丫头,怎么比我还急!”
“行了,不管怎么样,他也是刚刚从医院回来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纪泽明拉着她也回了屋。
关上门后的纪清芸,盯着周睿。周睿被她看的浑身发毛,不由问:“你怎么了?”
“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纪清芸问。
那双美目之中,似有特别的含意。虽然逐渐恢复了自信,但面对这样的“对峙”,周睿很快就败下阵来。
他本能的把视线移开,问:“说什么?”
看着他这幅逃避的样子,纪清芸忽然觉得,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。那尴尬中,带着点害羞的意思,反而让人觉得还挺可爱的。
可爱?
这个词和快三十岁的周睿,能挂到一起吗?
纪清芸很快便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,又问:“你和刘律师怎么认识的?”
周睿心头一紧,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,回答说:“不是说了吗,来买书的时候认识的。”
纪清芸看着他,露出嘲讽的笑容。这笑容,让周睿觉得尴尬又不安。他知道,这个理由确实不怎么能站得住脚,却又实在想不出别的话来搪塞。
好在纪清芸并没有在刘景辉的事情上多做纠缠,随后又转而问起另一件事:“能跟我说说,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吗?”
“哦,这个啊。其实也没什么,当时我就特别着急,然后把你抱到书店。接着一个路过的医生帮忙,用针灸救了你。”周??焖俚幕卮鹚?。
“你说的针灸,是指这套针吗?你的?还是那个医生的?如果是医生的,他怎么没带走?”
连珠炮似的发问,让周睿心头一紧,他讪讪一笑,说:“那个人好像也有急事,救完你急匆匆的走了,所以忘了拿。”
纪清芸没再问下去,她只盯着周睿,连眼皮都不眨。
周睿被看的实在受不了,正想说点什么时,却见纪清芸突然快步走上来,两只手也同时抬起。
暗叹一声,周睿想着,可能她还是没忘自己之前占便宜的事情。
然而,纪清芸并没有去抽他,而是伸出双手抱住他的后腰。脸颊紧贴在周睿的胸口,倾听着那有力的跳动声,她忽然觉得莫名的心安。
也许连周睿自己都不清楚,折损了二十年的寿命,不光是救回了纪清芸,同时也让两人的性命有了某种玄妙的联系。
而这种联系,让纪清芸有了些许的改变。
“不管到底是谁救了我,你活着,我活着,这就是最好的结果。”纪清芸说。
周睿听的发怔,感受着妻子那温软的身体,他忽然觉得,幸福来的如此突然。
这时,纪清芸又接着说:“你讲过的那些话,我会永远记住的。不管我们将来如何,最起码,我明白你是个好人。”
才刚觉得幸福就被发好人卡了?
周睿纳闷不已,问:“我说什么了?”
他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,值得纪清芸如此动容?;杳郧暗哪切┦?,根本没有在他的记忆中留下多少踪迹。就像周睿救纪清芸的事情,纪清芸同样也不知道。
两人都记得发生过什么,却也都遗忘了些什么。
只不过,纪清芸忘记的更多一些。最起码,她不会知道有一个人男人为了救她,甘愿折损二十年的寿命。
而这件事,周睿也没打算告诉纪清芸。
有些事做了就做了,何必非得邀功呢。你想为一个人付出,就不应该想着靠付出去得到什么。这样的爱,才能被称作是无私的。
闻着纪清芸头上的清香,周睿犹豫着,这么深情的时刻,是不是应该也伸手与之相拥?
就在他刚鼓起勇气抬手的时候,纪清芸突然将他推开,低声道:“身上一股子腥味,快去洗澡!”
周睿这才想起来,自己还一身的血。他干笑一声,连忙拿了衣服去卫生间。
洗完澡之后,吹头发的时候,周睿忽然发现,自己的鬓角里,多了一抹白色。
拨开看了看,一撮白发清晰可见。
也许,这就是寿命折损的第二个象征了,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其它的后遗症。
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许久后,周睿才摇摇头,不再去想关于寿命的事情。
洗完澡之后,周睿把脏衣服手洗干净挂在阳台,然后才穿着睡衣回屋。
纪清芸已经换好衣服躺进被窝,周睿走过去看了眼,见她双目闭上,似乎已经睡着。
轻手轻脚走到自己的地铺旁,正准备躺下去的时候,房间的灯突然关上了,紧接着,纪清芸的声音传入耳中:“天冷了,还是到床上睡吧。”

小编推荐理由

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,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,文笔最优美,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,真的非常值得推荐!

相关小说

相关文章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99棋牌

    1. <th id="jlndu"><video id="jlndu"></video></th>
    2. <tr id="jlndu"></tr>
        1. <th id="jlndu"></th>
          博远棋牌| 棋牌平台| 游艺棋牌| 大家玩棋牌| 棋牌平台| 99棋牌| 棋牌平台| 大家玩棋牌| 网络棋牌| 99棋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