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武侠仙侠 > 从前有座灵剑山(王陆王舞)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从前有座灵剑山(王陆王舞)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
从前有座灵剑山(王陆王舞)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
电视剧原版小说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哪里能看?小编为您带来从前有座灵剑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讲述了:灵剑派成立于九州历四二三三年,几千年来始终致力于为行业提供一流的修仙人才,如今位列万仙盟五大超品宗派之一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电视剧原版小说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哪里能看?小编为您带来从前有座灵剑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讲述了:灵剑派成立于九州历四二三三年,几千年来始终致力于为行业提供一流的修仙人才,如今位列万仙盟五大超品宗派之一,掌门风吟真人担任万仙盟七大常务长老,修为盖世。灵剑派坚持和平与发展的主题,门派核心价值理念是求真、求善、求种。为进一步扩充门派力量,补充新鲜血液,拟于近期召开升仙大会,诚邀各路精英前来。

王陆王舞小说简介

身怀绝世天分的王陆***五大古装门派中最弱小的灵剑派,拜在外表绝美但性情不羁,
常惹是生非且十分毒舌的五长老王舞门下学艺,二人在无穷无尽的爆笑互怼中经历冒险,最终成为九州强者的故事。

从前有座灵剑山小说全文阅读

六天时间一晃而过,升仙大会近在眼前。
六天时间,灵溪镇发生了太多太多事,某个山野少年在客栈的奇遇传遍了小镇,老板娘的黄金萝卜也名动一时,来自天南海北的少年才俊们不约而同地开始在镇子里寻找仙缘,而六天过去,究竟有多少机缘被挖掘出来,那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。
至于始作俑者,则是心安理得地在如家客栈宅够六天,闭门不出。
破解镇门口的任务链纯粹出于兴趣,王陆从一开始就没把希望放在什么缘分上。
堂堂天灵根,修仙又何需机缘?
当然,换个角度来说,把全部家当换了一盒酒肉之后,身上只剩一文零钱的王陆也没的选择了,除非他愿意给老板娘刷盘子。
早上,王陆是被屋外的吵闹声叫醒的。
“升仙大会开始了!”
“山门金桥已经要落下来了!”
不知多少人在高声喊着,一边喊,声音逐渐向镇外涌动。
王陆睁开眼,窗外的阳光已经略微刺眼,叹了口气,他将书童拍醒,准备更衣洗漱,踏上征程。
在柜台退房的时候,老板娘不知怎的,一个劲儿地笑不停,甚至王陆将食盒交还她的时候,老板娘非常大方地摆摆手:“值得什么,送你了。”
王陆很想问,既然如此大方,三千五百两银子能不能退给我?
当然是不行。捏着手里那枚破烂铜板,王陆带着灿烂的笑容和硕大沉重的食盒离开客栈,随着人潮涌向镇外山门大开之处。
灵溪镇外,巍峨的高山被阳光镀上一层淡金,终年缭绕的云雾中一道金桥从天缓缓而降,一端指向地面,一端连接缥缈无端的灵剑山,云雾如盖,将金桥拦腰截断,也隔绝了凡间仰望仙尘的目光。
不大的空地,此时挤了数千上万人,后来者竟无立锥之地,王陆起得太晚,干脆被堵在出镇的路上出不去了,只能垫脚远眺。
所幸少年视力极佳,远远望得空中金桥一点点靠近地面,旁边两个年轻的修士身着黑白相间的长袍,手掐剑诀,脚踩飞剑,稳稳当当护在金桥两侧。
从远处看去,仙家修士也没有三头六臂,两个年轻人就像凡世之人一般,身周没有五彩云霞也没有灵禽仙乐为伴,但仙家气场却远远胜过凡间帝王。万人拥挤的空间,随金桥落地的一声轻微闷响,变得寂静无声。无数人的目光聚焦一处,帝王之子也罢,修仙世家的后代也罢,此时都已说不出话。
寂静中,灵剑修士微笑开口,声音如风,传入在场每人的耳中。
“首先,我和师弟代表师门欢迎各位参加灵剑派的升仙大会。”
然后两人非常淡定地自顾自鼓起掌来,可惜仙家修士的气场太强,震慑之下无人附和,当即冷场。
师兄略有些尴尬,清了下嗓子,又说:“闲话不多说,关于本门的一些事,相信大家在来之前以及镇子里都已经打听得足够多了,不再赘述。更多的事情,当你们走到合适的高度自然会知晓,在此,我谨祝愿各位能在这条升仙路上找到属于自己的机缘。”
这时底下终于有人开口问了:“升仙大会,只要沿着这座桥不断向上攀登到顶就可以了?”
师兄答道:“对此我只能说,希望各位在路上尽自己的全力,至于峰顶,不必奢求。”
“那要攀到什么位置才算合格,总要有个说法吧?”
师兄答道:“到时候各位自然会知晓。”
“到时候?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?”
师兄笑了笑没说话,师弟却冷着脸:“不想来可以滚,谁求着你?”
质疑者当即气红了脸,却不敢再争执什么。
于是师兄又朗声开口:“接下来,请各位沿着金桥入山,这条升仙路上一般而言不会有危险,但若有意外,或者被困于某地坚持不住,随时可以求救,会有我们的同门及时赶到。”
师弟又补充:“不过若有刻意求死的,我们一定成全。”
师兄说:“不好意思,我师弟这几天心情不好……”
“我心情很好。”“你先闭嘴。”
“你才闭嘴,抽个签都能直接抽到下签,连累我跑来干这种杂事,你还好意思……”
眼看师兄弟已经被万人围观,师兄连忙转过话题:“我宣布,升仙大会正式开始!”
说完,师兄弟二人匆匆升空,让开了金桥入口。
下一刻,人潮涌动,来自各地的少爷们和仆从一道拥挤上桥,那金桥虽有几十米宽,一时间也容不下这许多人,顿时哭喊和怒吼声爆棚,更糟糕的是,上桥的人中有不少刚踏上一两步就惨叫着摔了下来,场面一塌糊涂。
灵剑山的师兄弟也吃了一惊,两人连忙又飞了下来,联手做法将人群分开,但此时在地上翻滚哀嚎的伤者已经不下数百。
师兄弟面面相觑,脸色都有些难看,尤其师兄更是尴尬:“不好意思刚才忘了说,大会开始之后,除了符合条件的人选外,其他任何人不能上桥,所以各位随行人员还是请回吧。”
原来如此,这就难怪那些仆从们如下饺子一般搅成一团,好玩的是除了那些仆从,少爷们跌下桥的也不在少数。
这时师弟冷声说道:“再重申一遍,十二岁以下,未修行的上桥,滥竽充数、鱼目混珠的都给我滚。”
那些跌到桥下的少爷们顿时尴尬万分,其中的确有不少已经十三四岁,却伪造年龄试图蒙混过关的,此时被揭穿了,虽然有心要解释,但看着灵剑修士那张臭脸,一般人谁敢大声说话?就连这两人没有事先说明,造成现场混乱,也没人敢指责了。
当然,在场人数过万,不一般的人总是有的,只听桥边一人愤愤喊道:“我今年明明才十一岁,怎么就不能登桥?”
师弟当即拉下脸:“你怎知道自己十一岁?你刚生下来就能记日子了?”
那人气势顿时一挫:“这,当然是家里人告诉我的。”
“那是你妈记错了。”
那少年气得险些吐血。
师兄目光一转:“阁下是?”
“我是幽州刘家的刘韩龙,上个月刚过的十一岁生日,我母亲飞云宗宗主邀请幽州连云山大小世家十七家为我祝寿,此事连云山上人尽皆知!”
师兄弟面面相觑:“飞云宗?”“连云山?”
愣了片刻,师兄满面狐疑地从袖口中摸出一张地图,当即展开,和师弟好一番寻找。
找了好久,师弟面色更冷:“地图上都找不到位置的小宗派得瑟什么?大小世家十七家为你这生卒不详的角色庆祝十一岁生日?哪儿来的破落门户也敢称世家了!?”
眼看师弟越喷越离谱,师兄连忙打断:“是这样,升仙金桥是我们掌门人亲手打造,诸位若是对金桥的功效有什么疑问,可以联系掌门当面质询。”
师弟冷笑:“我想他老人家一定会和颜悦色与你长谈。”
与你长谈?是送你长眠吧!被人拿灵剑掌门的招牌砸过来,刘家少爷顿时被砸的灰头土脸,和仆从没入人群,销声匿迹。
至此,万人的空间内再无质疑的声音,师兄弟二人见秩序初成,点了点头便升空离去,不再理会金桥入口的琐事。而余下的人也安安静静地向前缓缓挪动。
当然,走动间免不了议论纷纷,某个背负沉重行李的书童心情欠佳,叹道:“仙家人果然不一样,两个门童都这么大的架子。”
旁边少爷扑哧一笑:“门童?真是瞎了你的狗眼,这话让那两人听到,明年的今天我就可以给你上香了……没听他们说么,是抽签抽到下签才被发配来当门童,方才两人御剑飞仙,轻描淡写地分开拥挤的上千人,你们家门童有这么威武?。”
书童愣了愣,嘟囔道:“的确是挺能耀武扬威,但我总感觉灵剑派对咱们凡人并不友好。”
“小时候你用开水灌蚂蚁窝的时候,也没见你对他们有多友好,仙凡殊途,凡人就是蝼蚁,人家心情这么差都没大开杀戒已经算宅心仁厚了,你知不知道刚才咱们其实已经在鬼门关前卖了一回?”小书童脸色刷的白了:“真的?”
“当然是假的,这你都信?又不是邪派或者魔族,怎可能滥杀无辜?”
“不过灵剑派还真的很有意思,和一般循规蹈矩的古板门派大不相同,虽说是古派,却透着一股令人难以言喻的气质,有特点,我喜欢!”
书童哀叹一声,默默跟上少爷的脚步。灵剑派的金桥只限年龄,而他与少爷同岁,刚刚过完十二岁生日,恰好踩在合格线上,这一趟免不了要帮少爷背行李背到底了。
此时,他却完全没想过,踏上金桥,就意味着踏上升仙之路,这条路只认仙缘,却不分什么少爷,书童。
修仙之路,始于足下。

从前有座灵剑山小说免费阅读

金桥宽广,上千人的队伍(剔除掉随从以后)行走在金桥上显得稀稀拉拉,王陆带着书童漫不经心走在后面谈笑风生,全无其他人的紧张情绪。
这千人队伍的平均素质极高,多半都是身世显赫的世子,但在灵剑山脚下却无不噤若寒蝉,升仙之路走得战战兢兢,能够维持镇定便不容易,能做到悠然自得的就凤毛麟角。加上一周前王陆初来乍到时的惊艳表现,此时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而在大多数人迟疑观望时,却有人大大方方地凑了过去,毫不见外地打起了招呼,语气要多自来熟有多自来熟。
“说来,这几天一直没见到你。”
王陆正和书童聊得开心,冷不防被人横插一句,愣了一下,转过头:“你欠我钱?”
那人也是一愣:“这倒不曾。”
“那我有见你的必要?”
“……似乎没有。”“那你感慨什么?纯搭讪么?”
“话说回来,你谁啊?”
那人苦笑:“真是贵人多忘事啊……”随即拱了拱手,“本人海云帆,云州人士,七天前在如家客栈大堂有一面之缘。”
王陆皱了皱眉,似是在竭力回忆:“哦,你是那个追问我任务攻略的少年……有何指教么?”
“指教不敢当,只是好奇,这升仙路上人人紧张,唯独你淡然自若,胸有成竹,想请教一下其中奥妙。”
王陆笑了:“你这是又来问攻略了?这习惯着实欠妥,一个合格的冒险者应当以自主探索为荣,嚼人家剩下的甘蔗又有什么味道?”
海云帆听了眼前一亮:“这么说,你真的知道这升仙之路上有什么关节?”
“怎可能知道?我又没看过攻略。”
“那……”王陆沉声答道:“当然是因为实力,实力够强,何需在意什么关节?升仙之路于我而言无异坦途。”
这番豪言壮语简直令海云帆花容失色,不由抬头望天。
王陆也抬起头,日朗风清,碎云点点,就连飞禽都没一只,有什么看头?
海云帆叹气:“我在看会不会有天雷降下来,在灵剑山门之前夸下如此海口,就算引发天雷刑劫我也不会感到意外的。”
王陆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:“你是叫海云帆?好我记住了,等入了山门我会记得罩你的。”
“好说。”海云帆又拱了拱手,非常自然地贴近过来,与王陆并肩行走,而小书童则自觉地走到后面。
王陆也不在意,边走边问:“我记得你是个官二代?”
“哦?”“就是说你爹官很大。”
“还好,云泰帝国的皇帝。”
“***,那你岂不是后妈三千?”
“呃,总而言之,你舍弃太子这有前途的道路不走,跑来这里干什么?”
海云帆一笑:“和仙家的神妙相比,凡间的权势又有什么味道?至于修仙么,以云泰皇室之能,送我进一般的宗派的确不难,云泰境内,白龙观、慈云山都是位列万仙盟四品之内的宗派……”说着,笑容略微嘲讽,“但是比起万仙盟的五大顶级宗派,区区四品便味如嚼蜡,何况……”
海云帆望了望天,感慨道,“如今除了五大宗派,几乎再没有任何宗派能够真正触摸到仙道了,万仙盟大小宗派过万,只有这五家才真正掌握了超脱之道,而既然要修道,自然是修超脱之道,不然还不如当个安逸帝王。”
王陆惊讶:“你知道得还不少嘛。”
“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当然要打听得多一点……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,何况如今赶来灵剑山下寻求仙缘的,又有谁不是准备万全?战战兢兢?”
王陆耸肩一笑,心说我就不是,彪悍的人生就当裸考,准备个屌啊。
两人并肩行走着,这金桥一路绵延向上,颇为陡峭,但两人谁也不觉得疲累,渐渐从队尾不断超前。
望着身边不断擦肩而过的少年,海云帆又说:“说来,这次灵剑山的升仙大会之前,五大宗派已经有一百年没有这么广开山门了,就算偶有升仙大会,也是限制重重,所以这次当真是风云际会啊。”
王陆扭头看了看四周:“的确好多二代,这规格够置办一次海天盛筵了。”
海云帆说:“呵呵,这些人可不止是身世显赫,至少就我所知,八成以上的人是拥有天然灵根的,也就是有机修士。”
“什么!?”
跟在后面的书童王忠惊讶万分,又忍不住问:“你怎知道?”
海云帆回头看了一眼,笑道:“不要太小看我这个云泰帝国的皇子,这里面多数人我能叫得出名字的……何况没有些真本事,谁敢上灵剑山来?五大宗派里,灵剑山和昆仑仙山是出了名的古派,灵剑山的固执还在昆仑之上,迄今为止山门之中未有过人工灵根存在,凡人登山岂不是自取其辱?”
海云帆一边说,王陆倒是全无所谓,小书童的脸色却越发难看,显然是想起了自己背包里的培根灵等物。
于是海云帆失笑: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次升仙大会,灵剑派只要十二岁以内,却只字不提灵根之事,或许是改变了自己的固执?这一千人中剩下那一两***便是来赌这一分运气……”顿了顿,“不过,我实在不看好就是。”
说话间,一行三人已经在金桥上行进了很久,渐入云雾之中,身后的灵溪镇已经缩成纸箱大小,小书童紧跟在二人之后,已不敢低头回望。
然而即便如此,金桥仍是不见尽头,前方云雾缭绕不知所止,身边已不断有面露疲色的少年驻足不前,不知不觉间,一行人已渐渐走到队伍前列。
王陆啧啧连声:“你们这帮公子哥真是不耐操,才走了这点坡路就体力不支,年纪轻轻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啊。”
本是寻常取笑之言,海云帆听了却面露讶色,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
倒是背后的书童王忠抱怨道:“少爷啊,这一路走起来感觉格外累,我都快撑不住了。”
王陆皱眉:“平日家里吃饭,鱼肉也没少了你的,怎么跟那帮废柴一样不中用?不就是让你多背了一个食盒吗?委屈成这样?”
王忠万分委屈:“不是啊,这条路感觉特别古怪,明明没走太远,但累的人喘不过气……”
“那就用皮肤呼吸……算了,行李给我,你轻装上阵吧。”
王陆一边叹着气一边将王忠的背囊食盒等接了过来,毫不吃力地背负上去。
“怪了,我怎么觉着走起来比平地还轻松?”
“少爷你一向都是这么奇葩啦……”
主仆二人一边说一边向前走,却没注意,一旁的海云帆面色肃然。
没了行李,王忠轻松许多,再次跟上少爷的脚步向上攀登。这一次,一气儿不知走了多久,四周已是一片云雾之海,便连金桥的光芒都被掩饰了几分,三人走在正中,连金桥边缘都看不真切。而先前的大部分则被超越了七七八八,仅有少数人还走在前面,但看上去也是上气不接下气。
此时就连王陆都察觉问题了:“这条路莫非是**之路?破了纯阳之体的人都会越走越累?说来王忠你什么时候破的处?”
“我哪有!?”
“那你怎么大汗淋漓?”
“我……”
“果然还是破了,王忠你真行啊。”
书童简直要跪:“少爷求别说了……”
海云帆在一边看着,笑了笑,对王陆说:“你和书童也不凡啊,坚持一路走到现在。”
“这算个毛的不凡?村里人要是连山路都走不了还不如头猪,而且这家伙身为书童,行李还要少爷背,到底谁是少爷?”
海云帆摇了摇头:“你的要求也太高了……好啦,这一路同行,我非常开心,不过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咱们就在这里分别吧。”
“咦!?怎么了?”
王陆睁大眼睛,倍感失望。这一路谈天说地,开心的不仅是海云帆一人,王陆在王家村生活十多年,这还是第一次有找到知己的感觉!之前说上山后要罩他,一半是玩笑,一半可也是真心话。虽然是山野匹夫,但王陆还真没拿贵为皇子的海云帆当外人。
海云帆对王陆的好意点了点头,而后解释:“也没什么,只是感觉没有必要再逞强向上走,到这里已经足够了。”
王陆依然不解。
“不明白就不明白吧,总之我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,接下来……”
海云帆走到王陆身边,轻声说:“小心些你的书童,以忠为名,却有些反骨增生啊。”
此时恰好一阵疾风吹过,王陆不由闭上眼睛:“你说什么?”
但转过头时,海云帆已经不见了身影,问王忠时,王忠也示意自己莫名其妙。
四周的云雾更浓了,身周五米开完便朦胧莫辨,王陆摸了摸下巴:“莫非已随轻风去,升仙是也?”
“哈?”“得了,继续走吧……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。”
然而接下来并没走太远。
并非终点已至,也不是王陆体力不支,而是书童实在走不动了。
明明所有的行李都已经放到王陆背上,但随着两人不断前进,书童体力流失越来越快,最终几乎趴到地上不能起来。
“我说,你……”
书童不等王陆开口,连忙说:“少爷,你一个人先走吧,王忠无能,只能送您到这里了。”
“所以一开始就说让你不要来,现在再摆这一副仗义死节的嘴脸……”王陆无奈地看着几乎瘫痪的王忠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“算了,总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儿,我陪你休息一会儿吧,唉,眼看就追的前面只剩下没几个人了……虽然我也不知道追到第一有什么好处,但总归是个成就嘛。”
王忠更是惭愧,低头无语。
王陆不再多说,将行李放下席地而坐,然而才刚刚坐下,四周云消雾散,金芒暗淡,一条葱郁山谷陡然出现在主仆身边。
王陆张大嘴巴,看着陡然变化的四周。
“……这,这是穿越了吗?”

小编点评

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,作者文笔绝佳,作者笔锋犀利。开头结尾相互呼应,更多好看小说,等你来看!

相关小说

相关文章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99棋牌

    1. <th id="jlndu"><video id="jlndu"></video></th>
    2. <tr id="jlndu"></tr>
        1. <th id="jlndu"></th>
          网络棋牌| 游艺棋牌| 游艺棋牌| 百赢棋牌| 大家玩棋牌| 网络棋牌| 老棋牌| 博远棋牌| 天天乐棋牌| 游艺棋牌|